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电子烟代理厂家_马来西亚888芒果冰沙电子烟蒸汽烟口感一流口粮烟油不抽_我所不解的电子烟_阜阳lss电子烟_的这个电子烟为什么抽一口就再也没有烟了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子烟图赏 >

阿成笔下的哈尔滨

时间:2019-01-01 22:1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阿城阿成的短篇小说《体检》可以说与福柯式的话语考古学、权力谱系学的致思路径迥异,但其内在旨趣却异曲同工,都试图于日常生活的小世界中发掘出微观政治的内里乾坤。作者像个经验老道的郎中把捉住体检这根细脉,老花镜后的眼睛不动声色地察看着脉象,目光游弋处,庖丁式的解牛刀贴身而上,最后呈现在读者面前的就是这个细致而精确的解剖文本《体检》。  阿成通过一次小小的单位例行体检就给我们揭示出许多鲜为人知的官场政治的小秘密。官大一级压死人的俗语对于官场的等级森严揭示深刻,小说则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对理解这一俗语更加具体而微的案例:连单位组织的体检也是要分级别的,局级与副局级就不在一块,真局级与假局级就更不会混在一起的,真局级比假局级的体检医院水平要高真局级都不愿到假局级的领域里去体检,主要是尴尬,不会笑,不自然,也犯不上。鸡鸭不同圈的意思短短几句话让人读来心寒,即使你是有着高级职称并享有副局级医疗待遇的人才,但那个写在纸面上的重视人才并不会真的让你与那些真的副局级人才同等待遇。所谓的重视人才,原来是有这么多明里暗里的道道的!官本位的文化、官场等级的泾渭分明,由此可见一斑。  小说的更为出彩之处在于通过体检道出了人们的内心隐秘与为官之道。本来单位组织体检是有着为了领导(级)干部的身心健康、为了提高干部体质,增强执政能力的良好动机的,是阳光式的,爱心式的,爱才式的,按说这样的体检是应该受到被体检者的热烈欢迎才对。孰料,结果却大大出乎组织者的预想并背离了人们的常识:大家并不都欢迎这样的体检,领导干部们心态复杂,很多人采取了阳奉阴违的抵制态度。作者抽丝剥茧地析明了个中缘由,原来大家不去体检,躲避体检,大概是想隐瞒或掩盖自己有病的事实害怕体检查出有病会影响到日后的升迁,因而他们犹豫着,检还是不检?但真的不去体检吧,反而容易引起同事们的种种猜疑,那不就等于不打自招了吗?因此,他们可嘴上却都说,体检很好嘛,看看有什么病嘛,早发现早治疗嘛。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嘛。待到硬着头皮参加了体检,也不能将自己的毛病对医生据实以告,而要象文中的高工张建那样藏着揶着、蒙混过关。如果真不幸碰着有病,那可就惨了:体检表会象报纸杂志一样在办公室里随便传阅,你的健康状况做到了人人尽知。如遇到了你的竞争对手获悉了你的不良情况,那你可就完了,工作与职位的事就不要想了,基本上算是扣牌了。那还不算彻底完,你的对手在你玩完之前还会假慈悲地以天使般的姿态照顾你,像猫捉老鼠一样戏弄你,使你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病都是可怕的,病也是分级别、好坏的,像颈椎病就是好病,很时髦的病,很敬业的病,很人才的病,很干部,很工程师的病,它表明病主人工作的刻苦,因而不仅不需要隐瞒,反而值得大肆炫耀;外科病就不如内科病那么可怕,从而外科病房里人与人相处和谐、其乐融融。也有例外真不怕体检的主,像没什么顾忌的退休老干部和仕途上没有什么发展前途的就是,他们不但不怕,还确实真心欢迎检查,他们个个都很认真,哪怕是体内、身上一个微小的不舒服,也讲出来让医生检查。退休的老头们虽然人走茶凉、体检时遭医生轻视,却不像其他官员那样忧心忡忡茶饭不思,他们精神饱满胃口特好。  如上所述,作者对于官员们的体检心态洞微烛幽、入木三分;对于官场里的众生百态陈力就列、丝丝入扣。官场如战场,这里的硝烟看不见,战线不分明,敌人就是同事,笑脸后可能是刀光剑影,人与人之间明争暗斗相互算计,单位里很难有真正的朋友,被我曾以为是单位的一位最好的朋友原来颇有城府心计,而使我以后得另眼看待了。官们自己也被严重异化,变得表里不一面目全非,官与官之间只有共性而绝少个性做官就是一个消解个性的过程这真是一个让人惊悚的世界:人与人的关系就像狼,他人就是地狱霍布斯、萨特笔下魑魅魍魉的世界竟在这里复活了!螺蛳壳里做道场,小小的一次体检里竟蕴涵如此之多的玄机。体检像只温度计,测出了单位官场的令人憋闷窒息的小气候。作者解剖麻雀的功夫殊为了得。  对这个触目惊心的世界的描绘,作者的笔触却不是悲天悯人的,也不是金刚怒目的,而是谐而不谑、充溢着反讽荒诞的色彩。这里有嬉笑却没有怒骂,有冷嘲暗讽却没有剑拔弩张,行文波澜不惊、张弛有度,叙述亦庄亦谐、娓娓而来。在看似平和冷静的语调中饱蕴着作者的批判激情与反思气质。日常生活化的反讽话语成为整篇小说叙事的主要基调与根本底色。本来正常的体检变得不正常了,该体检的时候虚与委蛇,体检完了自己却偷偷地搞起真正的体检来好一出关于体检的滑稽喜剧!这出喜剧没有导演、没有演员也没有观众,或者说它的导演演员观众就在戏中:一次表面上庄重严肃的体检结束了,钱也花了、时间也耗了,结果仅仅是走了一个过场。整个小说像是一个黑色幽默,但这样的幽默并不是编造出来的,它就活生生地发生在我们的周围,发生在我们中间,发生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每一个日子里。因而这样的幽默就太沉重,让人笑不起来,让人脊背阵阵发冷。它使人于无声处听惊雷,从麻木不仁波澜不惊的惯习中猛醒。  小说冷嘲热讽但引而不发惹人深思,为什么人们会对于充满爱心关怀的一次小小体检竟感到如临大敌战战兢兢?为什么体检的初衷与效果如此悖逆乖谬?为什么这样的体检还会在日常现实中层出不穷不见衰歇?体检政治学背后的深层体制机理到底何在?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文本自然而然地引申出来。当然小说家的任务更多只在于揭示暴露问题与疾患以引起疗救者的注意,小说家不是政治家,开药方不是他们的责任。就此而言,这篇小说在以小见大揭示问题的细致与深邃的小说家笔法上是成功的。  当然这篇小说不是说就是十全十美了。譬如语言上的排比句法固然增强了讽刺效果,但过多过密的运用却使得小说的节奏反而显得有些峻急并使语气过于直露,这与小说整体的戏而不谑的冷峻含蓄风格还是有所冲突的当我读初小时,曾传诵着这样一个有趣的童谣:金星钢笔罗马表,料子裤子料子袄。或许始料不及,这个直白的歌谣竟透露了当年普通民众内心深处的那种羡慕与憧憬之情。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金星钢笔的确是显示一个人身份的象征,看到胸前插着金星钢笔的同志,眼神里总会闪烁出羞涩的羡慕之色。在读的小学生当然没有使钢笔的资格,一律用铅笔,再配上橡皮。上了中学才可以用钢笔,而且多是当地产的、廉价的友联牌钢笔,这种笔不算便宜,四毛多钱一支,相当于四场学生电影票的价钱。在我读书的班级里,从初一到初三,不记得谁的钢笔是值得炫耀的,都很普通,仅仅有黑色与紫色之分。  少年时代我就比较喜欢钢笔,无论是抽水式的还是捏着吸水的,都有非常的兴趣,对笔的部件的组合、形态、商标等等,蹙眉沉思,觉得了不起,很佩服。学生使用的钢笔分粗细两种,粗的很粗,像雪茄烟,粗砺沉实,笔帽笔杆儿的螺纹很粗,笔尖宽大,落在纸上,沙沙有声,比较适合派出所所长用,大笔一挥,或押或放,一蹴而就。细的那种适合女生用,恰是紫杆儿,轻摇慢移,纤巧可爱。无论笔之粗细,最初这种钢笔的笔尖都是裸尖的,均露出宽大的笔尖和含扣着的笔舌。这种老式钢笔的笔帽都是拧上的,后来发展成插式的。这种插式的笔帽里面有三个薄片式的弹簧,笔帽往里一插时会发出轻轻的叭的一声,让你有一种满足感。  但是,在早期的印象当中,我用过的钢笔在质量上似乎都不甚理想,用不了多久,它就开始漏钢笔水儿,或从笔舌处,或在吸管处,若情绪使然用力失当,笔杆和笔帽的螺丝会被拧秃扣,几拧几滑,让中学生一筹莫展。如此一来,学生的手指上就会经常染上蓝色的钢笔水当年蓝手指的中学生、企业的秘书在沸腾的生活当中还是比较常见的,是一道有趣的文化风景。  80年代中期,我成了编辑,一夕和山村的业余作者爬山,在烂漫的山坡上看到一种说不出名字的花,便向她请教。她说,这是钢笔水花。她又进一步解释说,山村的孩子念书买不起钢笔水,就把这样的花采回家,用井水沤,呈蓝色后,能代替钢笔水用。不过,这种钢笔水容易烂钢笔囊子,不少同学就改用蘸水钢笔了。在城市里,似乎只有单位的会计、商家的账房才使用蘸水钢笔。办公桌上专有一个供蘸水钢笔用的玻璃器皿,既可以盛两种不同颜色的钢笔水,也可将歇气儿的蘸水钢笔插在上面,有一种似可把玩的品质。念书的时候我也曾经买过蘸水钢笔,主要是图便宜,在同学中使用它还有点另类的愉悦感。这种蘸水钢笔的笔尖大小型号都有,用它来蘸水写字,效果不错。  记得第一次买金笔,是在参加工作之后,我去道里市场的文具商店买了一支上海产的永生牌金笔这是一支真正的金笔,而不是那种铱金笔。这种笔在当时可不便宜,四块钱一支,要知道,当时一大盘子熘肥肠才卖四角五分钱。是绛紫色的笔杆,插帽、包尖,且粗细适中,非常漂亮。是啊,这支笔伴随了我多年,在我手中走过了无数个寒暑,从我从事业余文学创作开始,就一直使用这支笔,对它非常喜爱。  之后,又出现了圆珠笔。圆珠笔刚刚面市的时候,很新奇,不必吸水,即取即用,只是由于质量不高,笔芯儿经常漏油,或不下水了,若用力过猛,笔尖上的小珠子还会被划脱,蓝手指的现象又重新抬头了。不过用者仍是较众。但钢笔仍然占书写的主导地位,圆珠笔似乎有点难登大雅之堂,作家们用之更少,圆珠笔下的手稿时间一久,字迹便会洇成为一片,不胜惋惜。  这支永生牌金笔一直用到2000年国门打开之后,商界的知交送我一支美国产的金笔,很好用。那支上海产的永生牌旧金笔被我小心地珍藏起来,企图留给女儿做个有益的提示。  始料不及,这支适手的美国产的新金笔用得时间不长。恰在此时,中国经济发展骤然提速,科技能力日新月异,个人电脑面市了,且一夕数惊,之后又有了电脑手写笔,轻快磊落,便捷工整。在电脑上写字省去了许多麻烦,比如说抄稿,过去在稿纸上改十遍就要抄十遍,用电脑手写笔则不必,一改就成了。进入电子邮箱,点一下鼠标,发送友刊瞬间完成。  尽管有些事还需要用钢笔,然毕竟不多,何况服务方会提供用笔,不必专备一支。设若某人走在街上,衣兜上别着一支金星牌钢笔,反倒有一种复古之嫌了。  蓝手指者恐日久或忘,是为记。阿成  认识阿成之前,未读过他的作品。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他到承德开《人民文学》的笔会,来前哈尔滨一位朋友告诉他,有事可以找田林。会议期间阿成果然找到了我。我问,有什么事吗?阿成很吃惊。朴素的一笑间,就知道阿成只为文学而来。我把阿成请到家里,他不喝酒,烟抽得很凶,在缭绕的烟雾中,我向他请教了一些困惑已久的问题。阿成认真地倾听,细致地解答,耐心地吸烟,宽厚地笑一笑。一直聊到深夜,窗外的月亮,已经绕到了房后,黄黄地垂在那里,又低又大。起身时阿成说,要给家里打个长途。那时电讯还不普及,于是我们便去了文联。当年我住在郊区的平房里,刚刚下过一场雨,院里满地是泥。看着夜幕中阿成宽厚的身影,我脑子里生出一个念头:这个走路挺胸抬头、喜欢吸烟的人,怀揣远大抱负,他在文学的路上,已经走出很远了。我告诉阿成,去文联有两条路可走,大路远一些;近路,要蹚过一条小河。阿成说:蹚小河?蹚小河多好哇,走近路。到了河边,我告诉阿成,武烈河是条季节性河流,现在正是浅水期,踩着河面的石头子可以过去。不等我说完,月色下的阿成已经下水,毫不犹豫地往河对岸蹚去。我们体味着脚下湍湍的凉意。穿过河流蹚到岸边时,阿成说,承德真是个好地方,有小城的味道。你们的避暑山庄真是皇家气派呵。你只有热爱它,才会写好你的小说。  读到阿成登在《小说选刊》上的《年关六赋》(后来得了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很是吃惊,小说,原来也可以这样写。那些发生在哈尔滨的故事,与别处的家庭、别处的人也有共通性。给阿成打电话,阿成笑着在那边说,还不是因为得了承德避暑山庄的灵气嘛。我是非常热爱我的哈尔滨的。一个写作的人,一定要热爱自己脚下的土地。  再次见到阿成,是1997年初春。那时我母亲已病入膏肓。她从收音机里听到哈尔滨生产了一种能救命的新药,声音细弱如游丝,对我说:儿,你去给我跑一趟药吧,只是路太远。你不是有一个叫阿成的朋友在那边吗?母亲提到阿成,我吃了一惊,我极少与母亲谈及阿成,什么时候她替我把这个人记在了心里?当天晚上,我登上去哈尔滨的火车。  去编辑部见阿成时,着实把他吓了一跳。他坐在那里僵着脖子把我看了的久才说话:你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我说:急呀,顾不上了,老娘在等着我的药。那天下午阿成有会,本来中午不回家的,但他还是把我领回了他家。他家紧邻松花江,离编辑部路途并不近。从他家里出来,我们去了江边。时值初春,沉睡了一个冬天的松花江水刚刚苏醒,几只游船懒洋洋地泊在岸边,上面落有几只乌鸦。对面的太阳岛,荒草稀疏,容颜颓败。阿成也许看出我情绪低落,他指着远处江面那边的太阳岛,说,再过一个月,松花江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太阳岛很快就会变得鲜活起来,色彩斑斓。候鸟,和像候鸟的男女老少到时就会涌到岛上去。明天,你就能听到教堂的钟声。这座城市里的乌鸦,很有灵性的阿成充满兄弟般的温热,感化着因为担忧病中的母亲而感到焦虑的我。  时近中午,阿成兴致勃勃拽着我穿过步行街,进了一家有名的俄罗斯餐厅去吃西餐。坐在餐桌边,望着对面的阿成,突然感觉一个人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这个无数人曾经坐过的座位,来见十年前结识的一个朋友,似梦境般不真实。难以言说的是,你找这个叫阿成的人来干什么。又自知像阿成当年去我家一样,毫无目的。那种没有目的的相聚,不过就是想见一个人。阿成说:田林你怎么心不在焉啊。  我说:我得赶快回去。  阿成说:从承德到哈尔滨,这么远的路,你一定要多住上几天。我还记得当年你家住的小平房呢。那天晚上的月亮,又低又大。承德的月亮为什么那么好?是因为承德的山高、楼少吗?咱们当年蹚过的那条河,还有水吗?  我说:母亲的药急呵。  阿成沉默下来,半天无语。忽然,他声音就高了:那是娘啊!老娘等着你呢。在父母身上,千万不能留下遗憾。你这也叫几千里地呢。  这时,我看见阿成眼里有了泪水。  回到家里,躺在病床上的母亲,看见我肩上扛着草药包,眼睛一下亮了。但她并没有问自己的药。母亲说:你见到阿成了?这也是母亲去世前对我的文学范围内的事情的最后一次过问。  因为阿成,我对祖国北部那座叫哈尔滨的城市,有了永久的记忆和理解。我曾向朋友津津乐道哈尔滨,阿成站在松花江边给我描绘过的城市,融入我的记忆和想像,印在我心里。更为珍贵的是,一位作家,如阿成,理解和仰慕自己生存的城市,并为她写了多么多感人的文字。阿成与哈尔滨是连在一起的,由他的文字,由作家的朴素、善良以及内心的和谐,我们感受到了他笔下的城市的内在魔力。我也在感动中,生出长久的惦念。嘉、道以降,迄于同、光年间,文人创作的人情世态小说,诸如《品花宝鉴》、《花月痕》、《海上花列传》等,率皆以《红楼梦》、《儒林外史》为圭臬,虽精神境界始终不及,但它别辟领域,上承才子佳人小说之绪,下开谴责小说和鸳鸯蝴蝶派小说之端,实为中国小说观念、小说模式转型嬗替的酝酿时期,与明末清初以来的才子佳人小说相比,不难看出其移步换形的衍变轨迹。就其主要趋势而言:篇幅加长,渐由20回上下的中篇发展为数十回的长篇;视野扩大,由单纯的爱情婚姻故事转为畸形病态社会的写真;手法转换,由理想主义色彩颇浓的结撰转为平淡自然的纪实。这些小说是19世纪中国社会十里软红尘的掠影;展现了青楼风月、菊部春秋、京华尘污、洋场喧阗,乃至官幕两途、绅商二界的众生法相。此类小说,与其称为狭邪小说,毋宁称为市井风情小说。此类小说的勃起,与作者身份及其文化心态相关。它们多出自萍踪浪迹的幕僚文人之手。他们出入名公巨卿之宅,溷迹歌台舞榭之地,颇有青衫落拓的浪子气息。其才可上可下,其品亦雅亦俗,所以成为市井文化的载体。这一时期的市井文化,实是古老的中国传统文化与近代都市畸形繁荣相混和的产物。此种文化品位,决定了这一时期世情小说创作的基本风貌。陈森的《品花宝鉴》,围绕京都狎优风气,以酣恣的笔墨描写出嘉、道之际京华紫陌红尘中的众生相。从富贵豪门、筝琶曲苑到茶楼酒肆、下等妓寮,无不收摄笔下,不啻一幅带有浓郁京华气韵的都市风情长卷。小说以较多篇幅记述了一代伶人血泪斑斑的人生遭际。清代严禁官吏挟娼,达官名土为避禁令,每招优伶侑觞宴乐,呼曰相公,流品一如妓女。就创作意图而言,作者以为伶人自有邪正,狎客亦有雅俗,因此妍媸杂陈,以寓劝惩。小说以梅子玉与杜琴言的情缘为主干,写了10个用情守礼之君子和10个洁身自好的优伶,赞美他们柏拉图式的爱。其中虽也寓有对于优伶的人格与艺术的尊重,但所描写的毕竟是同性恋,实乃一种扭曲的人际关系与变态的性爱心理。此书的出色之处在于勾勒出一幅魑魅喜人过的浮华世相。那些市井之辈,诸如财大气粗的花花太岁,鄙吝猥琐的钱虏,摇唇鼓舌的篾片,横眉立目的痞棍,无不穷形极相。此等笔墨,无疑下开谴责小说一派。所以邱炜{艹爰}啧啧称奇:见其满纸丑态,龌龊无聊,却难为他彩笔才人,写市儿俗事也。(《菽园赘谈》)魏秀仁(1818~1873)的《花月痕》是一部长篇自叙式抒情小说。作家将其一腔孤愤寄于楮墨,展现了一个潦倒名场、桀骜不驯的知识分子奋争与失败的心路历程。小说以韦痴珠与并州城中名妓刘秋痕的一段生死不渝的情缘为主干。痴珠弱冠登科,崭露头角,有揽辔澄清之志,上疏主张激浊扬清,刷新政治,包括大开海禁、废科举等,颇有惊世骇俗之论(第四十六回),在近代小说中较早表现出变革思想。然而文章憎命达,十年湖海飘零,依旧青衫白袷。小说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才子佳人的窠臼,痴珠与秋痕一见倾心,并不仅仅是痴男怨女的怜才慕色,而是两颗孤寂的心、两个憎伪拔俗的灵魂的契合。小说较成功地刻画了主人公痴珠的孤高狷介、睥睨尘俗的个性。至于秋痕,性格尤为刚烈。作家以沉痛的笔调写出一个被侮辱被损害的烟花女子,对于人的尊严的渴求。为了摆脱被蹂躏玩弄的命运,她进行了惨烈的、或许可以说是悲壮的抗争。另外一对有情人韩荷生和杜采秋,则是为比照、烘衬韦痴珠和刘秋痕而设,寄寓了作家对于人生荣枯的感慨。韩、杜二人,美如天机织锦,然而他们所缺少的就是那种同丑恶、虚伪冰炭不能相容的个性锋芒。符雪樵评《花月痕》说:词赋名家,却非说部当行。其淋漓尽致处,亦是从词赋中发泄出来,哀感顽艳。然而具此仙笔,足证情禅。准确地指出它采用了和历来说部截然不同的艺术手法,以词赋体而为说部,这是颇具创意的艺术尝试。《花月痕》完全摆脱了说话人讲故事的腔调,作家就是小说的抒情主人公,不再是旁观的局外人,痴珠即作家,作家即痴珠。小说中没有什么复杂奇妙的故事情节.足以构成其创作特色的就是作家主体精神的张扬,充溢其中的是作家灵台深处、烈烈如炽的表现自我的创作冲动。它近则直承《红楼梦》的诗意葱茏的气韵,远则遥接中国古典诗词主观的、抒情的艺术传统,这无疑是对固有小说叙事模式的挑战。风气所及,下开鸳鸯蝴蝶派之言情小说,与苏曼殊《断鸿零雁记》乃至五四时代郁达夫的自叙传式小说也未尝没有相通之处。韩邦庆(1856~1894)的《海上花列传》,是一部反映社会人生底层的力作。作家以平淡自然的写实手法,刻画上海十里洋场光怪陆离的世相,笔锋集中于妓院这一罪恶渊薮,烟花北里成为透视铜臭熏天、人欲横流的浮华世界的万花筒。小说以细分毫芒的笔触描摹各种冶游场景:从长三书寓、么二堂子直到台基、花烟间等下等妓寮,摹尽灯红酒绿间幢幢往来的烟花女子群相,她们或泼悍,或柔顺,或矜持,或猥琐,或奸谲,或痴憨。而徜徉花国者,则上自达官显贵、缙绅名流、文人墨客、富商巨贾,下至幕僚胥吏、掮客篾片,以至驵侩贩夫各色人等。举凡官场酬酢,贿请关说,生意捭阖,文酒遣兴,俱在这莺声燕语、钗横钏飞的花酒碰和中进行,诸般世相,纷呈于前。如果说《品花宝鉴》是北方京华都市风情长卷,那么《海上花列传》便是南方半殖民地化畸形繁荣的都市风情长卷。《海上花列传》既非抉发黑幕的谤书,亦非劝善惩恶之作,它体现了一种对于人的生存处境的悲悯,作家只是按照生活的本来面目,写出了人的堕落与沉沦。书中人物仿佛在一张巨大的、无形的罪恶之网中挣扎,他们非善非恶,或曰亦善亦恶。即如黄翠凤之深心周密、串通老鸨一次讹诈罗子富五千元,堪称辣平,然而她也有一部血泪史,观其吞服鸦片以反抗老鸨肆虐,以及赎身出门之际,遍身缟素为早逝的爹娘补穿重孝,其情亦复可悯。又如沈小红之撒泼放刁,拳翻张蕙贞,口啮王莲生,堪称淫凶;然而,观其以一个上海滩上数一数二的红倌人,终于落得人老珠黄,满面烟色,亦自伤心惨目。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作家对于人性弱点的犀利解剖。小说主人公赵朴斋本是一个未见过世面的农村青年,一进上海滩便禁受不住花花世界的诱惑,一头栽进黑甜乡中。为了一尝色界禁果,不惜当尽卖光,以至沦为东洋车夫,仍痴迷不悟。及至妹子沦落为娼,他当了妓院大班,非但不以为耻,反而趾高气扬,衣履光鲜,俨然阔少款式,并且很快就找准了自己的位置,干起谄富骄贫、偷鸡摸狗的苟贱营生。其人其事,可鄙可哕,亦复可悲可悯。在他身上,人的理性和尊严丧失殆尽,只剩下了食色性也的本能冲动。赵二宝,一个清白而且干练的少女,同样禁受不住物欲、色欲的诱惑,只凭施瑞生的温存软款,加上一瓶香水、一件花边云滚的时装,就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的灵与肉全部抵押给了纸醉金迷的上海。《海上花列传》体现了作家自觉的艺术追求,这一追求在十则例言中升华为理论概括。作家最为自诩的是小说的结构艺术:惟穿插藏闪之法,则为从来说部所未有。所谓穿插之法,即指几组故事平行发展,穿插映带,首尾呼应,构成脉络贯通、立体交叉的整体布局;所谓藏闪之法,即指藏头露尾的绵密笔法,正面文章如是如是;尚有一半反面文章藏在字句之间,令人意会。人物性格的刻画塑造,以白描传神见功力,作家概括为无雷同、无矛盾。无挂漏。小说笔致细腻,人物富有个性风采,诸如陆秀宝的放荡,杨媛媛的诡谲,姚文君的飒爽,卫霞仙的锋利,周双玉的任性骄盈,张蕙贞的水性杨花,人各一面。《海上花列传》又是吴语小说的开山之作,人物对话纯用苏白。所有那些酒筵酬酢,鬓边絮语,乃至相调相侃,相讥相詈,无不声口妙肖,充分显示了吴侬软语的魁力,成为一部具有浓郁的地域文化色彩的作品。其他人情世态小说尚有《蜃楼志》、《风月梦》、《青楼梦》、《三分梦全传》、《绘芳录》等。综观近代前期人情世态小说的人文蕴涵与美学风貌,第一,从才子佳人的绮思丽想走向市场。小说所展示的是浓汁厚味的市井风情,大体形成了京海分流的格局。第二,作家主体精神的张扬。一些强烈表现自我、带有浓郁的主观抒情色彩的作品问世,更加突出作家的创作个性与独特的艺术风格。第三,文化意识的升浮。淡化故事情节,笔触多及人文景观,诸如风土人情、文化氛围、艺术时尚等等,小说非情节化的过程已悄然发轫。第四,追求平谈自然的小说美学风貌。世情小说发展至于《海上花列传》,可谓扫尽铅华,既无才子,亦无佳人,有的只是浑浑噩噩的芸芸众生,体现了超前的小说审美意识。倾听走过芦荻丛生的草原,我总觉得听见了悠扬的笛声。  是风笛。你说。  风是有声音的,只是我们没有留心细听。于是,你教我听,风借着山岳、草叶或是屋檐上的风铃,流转出低吟浅唱或是澎湃激昂。  今年夏天,我留宿在这座多风的农场里,在风中睡去,在风中醒来,我的双耳,我的心灵,都被丰盈充满了。  当我离开,回到城里,高耸的建筑物把风都截断了,只剩下我惯听风声的双耳。  仍在倾听。  晕云少年时,上体育课,老师教我们躺在草地上,听草花的私语,看天上的浮云。  我专心看云掠过天空,从不知道云走得那么快,怪不得行云被比拟为流水了。  看着云起、云飞、云聚、云散,渐渐感到晕眩,我坐起来,对老师说:我头晕。  有人晕车,有人晕船,那么,我是晕云了。  当我把这段经历告诉你,怀着羞赧不安的情绪,你用一种奇特的眼光看我,说:晕云,天哪。一面忍不住笑起来。  为什么无论我做了什么事,你总觉得兴味盎然,甚至以为是珍贵的?线条风是最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不喜欢固定的形状,总在改变事物的模样。把直的变成弯的,把平面变得立体。你一定看过直挺的大树在风中曲折;你一定看过平静的大海掀起汹涌波涛。  你一定也看过绅士被吹得蓬乱的头发,淑女被掀飞的裙角,这些都只是小小的恶作剧。  艺术家喝醉时,又哭又歌,笔墨酣畅,就是台风了。他已经掌握不住所有的线条,豪放奔腾,有着足以毁灭一切的力量。  风,让我们看见一个艺术家的细致温柔与暴戾狂情。  暗我在碧澄如天的水边钓鱼,并不是要怡情养性,而是要试着做一个独立成熟的女性,最起码,我还有钓鱼的本事。  但,今天一切都不对劲。  鱼都到哪里去了?仿佛得到讯息,鱼,都不见了。  俯近水面,我终于看见,水上粼粼的波纹,分明是暗号,教鱼躲藏起来。把鱼竿扔过一旁,我在美丽的水色中坐了许久。看鱼浮游上来,温柔地亲吻我水中的倒影,鬓边的那朵芙蓉花。  嬉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莲花是被采撷去了?还是没有生成呢?只有一池圆叶。  这是个宁静午后,晶莹的水珠停在叶上,红蜻蜓飞进童年的回忆里,整个莲池睡着了,如一场梦。  风来了。  风最喜欢撩拨睡去的莲叶,把叶片从水中拉起来,像要带走,而后又放下,像是放弃了。一次又一次,莲叶并不理会,因为知道风的性情。知道风从来也不认真,只是爱嬉戏。  问候我病了,一段相当长的时日。  恍惚之间,常看见他,背着简单的行囊,像临别那日,站在门边,帽檐下的眼睛,落寞而热烈,说,我来求和的。  我坚决地摇头。他必须在两种爱情里,选择。我,或是海洋。  站在光亮里,他说:等我这一次,以后,再不走了。  然而,海洋是狂野善妒的情人,不肯放他回来。  我渐渐康复,在夏日的阳光里,把洗涤好的衣物晾挂起来。突然,有声音自远方传来。  是他,蛮横而温柔,遣海上的风,来问候,来拥抱,来缠绵。  海,舍不下他。他,舍不下我。  沉默起风时,我常常不说话。  在风中说话,话语被割裂,不能完整清晰地传达。  人群中,我往往是安静的。  人们愈来愈难互相了解,尤其在经历世态人情之后,发现即使是最简单的问候,也有言不由衷的。  谁能教导我,用最明确的字句,表达对人世最诚挚的善意?谁能了解我,用最纯净的心情,感激这轮回四季无私的给予?在风停止以前,我的选择,仍然是沉默。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