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豬病新干線
    現代化規模養豬場獸醫實驗室的建立
    http://www.dzyan360.cn | 時間:2012-04-02 15:59:59 | 關注人次[] | 字體設置:

      我們正處于信息時代,對疾病進行有效控制措施必須基于對疾病的準確診斷和對豬場的生產和效益帶來不利影響的一些特征所隱含的信息,對疾病的有效控制計劃也需要豬場有持續的對疾病的監控方案和必要時對此方案的及時調整。疾病的診斷和監控需要良好的獸醫診斷實驗室的支持,而獸醫診斷實驗室必須有適當的設施,才可為豬群保健計劃提供有力保證。豬場獸醫診斷實驗室的典型工作包括大體病理學解剖,顯微鏡檢,細菌學檢驗,血清學檢驗以及簡單的生化檢測。

     大體病理學

    大體病理學是最簡單,也是實驗室檢驗最基礎的技術。一般,大體病理學是對死亡動物,可能是已經死亡或被選作典型病變的動物,進行解剖作為診斷過程的一步,大體病理學中最有用的方法是訪問屠宰場,對屠宰后的來自本場的豬只進行檢查,以估計場內的發病程度。

    屠宰檢查不僅可用于確定群體中肺炎和內外寄生蟲的發病率,而且檢查萎縮性鼻炎發病率和嚴重程度的唯一實際可行的手段。進行屠宰檢查時,至少應隨機選取來自本場的 10 頭動物,更多時,如選2030頭時,對屠宰檢查結果更有利。由于屠宰檢查的目的之一是為了確定群體當中某種疾病的發病率,故應避免只選擇最健康或最不健康的豬只。所檢查的器官和組織應包括肝臟,肺臟,小腸特別是回腸,空腸和腸系膜淋巴結。鼻吻應在第一前臼齒即嘴角處進行橫切,用米尺或測徑器(雙腳規)測量鼻頰骨之間空隙的寬度,或根據主觀評分制對鼻頰骨進行評分。還可將切好的鼻吻洗凈,干燥后,切面向下放在復印機上,以黑布覆蓋后復印制成圖片,可作為永久性記錄資料保存。所取組織樣品可用以進行微生物培養或組織學檢查。如果能在屠宰前準備好消毒的采血管,也可收集大量血液樣品進行血清學檢查。為確定胃潰瘍的發病比例和嚴重程度,屠宰檢查工作人員還應牢記檢查幾頭豬的胃內表面。

    對已經死亡的動物進行尸體剖檢,通常不如選擇具有某種疾病典型臨床癥狀的個體進行活體解剖能獲得更多的信息,但尸體解剖有助于了解群體中引起死亡損失的大體原因,因此有必要定期收集產房內的死亡豬只,一次解剖數只,可大體估計群體中存在的可能引起死亡的原因。對大多數死亡的生長肥育階段豬和母豬,應進行尸體解剖,找出病變的組織器官 。由于腸道內正常寄居的微生物會在豬死后很短時間內引起腐敗,尤其在高溫季節,腐敗發生更迅速,而且細菌可能過度生長,所以自然死亡的豬通常不能作為理想的組織學或腸道細菌學樣品來源。所以盡管對尸體進行解剖能獲得一些有用信息,但如果想要取得理想的微生物學或組織學樣品,最好選取活的病豬進行解剖取樣。

    當豬場有疾病發生或懷疑有某種疾病發生時,應該犧牲一些豬只,對其進行解剖,但必須選取那些處于發病早期的豬。如果解剖的目的是為了得到細菌培養的病料,還必須注意應選取發燒的豬進行解剖。所謂發燒,是指體溫高于39. 5°C。如果所選動物處于發病后期,則可能由于原發感染已被機體清除而培養不到任何細菌,或培養出可能引致誤會的非致病菌。另外,最好選取尚未接受任何抗生素治療的豬。發生腹瀉時,應爭取事先與現場操作工人取得溝通,請他們保留幾頭腹瀉的豬不作治療,以便用于進行診斷 。大多數的其它情況下,對豬進行檢查結合直腸溫度測量就可找出未被治療過的病豬。糞涂片和直腸粘液通常不會提供很有幫助的信息。與其浪費時間,經費和精力處理沒有價值的樣品如直腸粘液,解剖活豬提取更有價值的診斷病料,則更有意義。

    為此,應準備一個包括解剖所需的一切用品及器械的診斷箱,這種箱應是易于清洗消毒且結實耐用的金屬或塑料結構,如機械師或木匠所用的工具箱就很方便。箱內應備有下列用具:

    直腸溫度計                        3cc 一次性注射器及針頭     10 cc 一次性注射器及針頭
    酒精燈及打火機                    95% 的酒精            棉花                消毒棉簽
    福爾馬林                          筆記本及鋼筆或鉛筆     記號筆              塑料袋
    2
    把剪刀                          2 把鑷子               大刀 2 把,有不銹鋼把手的更好
    重的砍刀,用以對大豬開顱及切開肋骨                       磨刀石或鋼
    消毒手套                                                采血用的消毒試管    
    載玻片                             報紙     

    解剖過程中,打開胸腔時應非常小心,以避免在需要采集心臟和肺臟進行細菌培養時對組織的污染;胃和腸道應在解剖結束時最后打開,以將其對其它組織臟器的污染減至最低程度。每次取樣前,都應將剪刀和鑷子進行火焰消毒。取樣時應多取一些,稍后可將多余部分扔掉,以避免重要組織樣品不夠。

     顯微鏡檢查

    實驗室應有一臺優質的雙筒生物顯微鏡。該顯微鏡應有可調角度式目鏡,標本推動器, 虹膜光圈(iris diaphragm 以及可調式鹵素照明燈。物鏡應包括4x,10x,40x,和100x,且應是無色差平視野類型的。價廉物美的優質顯微鏡在國內就可買到,對豬場很適用。

    豬疥癬引起的的病變一般肉眼即可判斷,需要進行實驗室確診時,可用解剖刀片或弧形刀刮取皮膚,刮的深度以皮膚可見滲血為度。刮取物可通過兩種方法觀察:一是將刮取物與一滴清亮的烹調油或礦物油混合置于載玻片上,蓋以蓋玻片即可觀察;蛘邔⒐稳∥镌谳d玻片上與5%到10%的KOHNaOH 混合,火焰加熱或靜置數小時至一夜,使組織變得透明,易于觀察。另外一種方法是將刮取物置于試管中,加少量KOHNaOH 溶液,加熱(注意保護眼睛),或者靜置過夜,離心后檢查沉淀物中的螨蟲。

    內寄生蟲可通過糞便飄浮法檢查,但糞涂片法和糞便飄浮法不宜用于對球蟲的診斷。

    用于組織病理學檢查的組織樣品應以10%的福爾馬林液體固定(即福爾馬林:水=1:9,福爾馬林液體是含3740%甲醛氣體,并加有甲醇作為穩定劑的溶液)。隨著儲存時間延長,甲醛溶液可形成聚合物而變得渾濁,這種甲醛溶液不再適于作為診斷固定液而應放棄使用。加有緩沖液的福爾馬林固定液可產生較好的染色效果,但不加緩沖液的福爾馬林固定液,染色效果也較理想。

    用于固定的組織塊厚度應不超過1 厘米,較厚會影響固定效果。所取腸段長度以24厘米為宜,并應以加有固定液的注射器沖洗,以保證腸段內部的固定效果。常規工作中,用于固定的組織樣品,應包括腦(大腦,小腦和腦干),心臟,肺臟,肝臟,脾臟,腎臟,胃,十二指腸,空腸,回腸,結腸和淋巴結,當然,有特殊意義的其它組織樣品也可采集。骨組織需要不同的處理技術,但在特殊情況下也可進行切片固定,作為組織病理學樣品。腦組織是很好的組織病理學診斷樣品,但經常被忽略。懷疑有疥癬時,可以組織病理學手段檢查皮膚,但最好同時進行實驗室確診。

    空的塑料水瓶用來裝固定液及樣品很方便,便宜,不漏而且相對不易破裂。

    組織學工作中有很多種固定液可用,但一般的獸醫診斷用加有緩沖液的福爾馬林液最方便,而且效果最好。緩沖液的作用在于可明顯改善染色效果,但實際工作中如果沒有配好的緩沖福爾馬林液,未加緩沖液的福爾馬林液很方便,效果也令人滿意。在緊急情況下,95%的乙醇也可用作固定液,但不推薦使用。

     緩沖至中性的福爾馬林固定液(pH 7.0

      福爾馬林溶液(37-40% 甲醛)100.0 毫升
    NaH2PO4
    ·H2O  4              Na2HPO4   6.5           蒸餾水  900 毫升

     不加緩沖液的福爾馬林固定液

    濃福爾馬林溶液(37-40% 甲醛) 100.0 毫升              蒸餾水 900 毫升

     盡管組織病理學的診斷手段十分有效,但由于組織切片的制備比較困難,其應用還是受到限制。事實上,切片的制備超出了豬場實驗室的工作范圍,有許多相應的服務性實驗室可對組織樣品進行處理,并在35個工作日內將其制成組織切片。也有人認為組織病理學診斷技術耗時太長,當診斷結果出來時也許發病過程已經結束。當然大家都希望盡快知道診斷結果,但現代豬場所面臨的問題多數是豬場流行病,伴有長期持續存在的新疾病的發生。這就使得對組織病理學診斷結果的幾天的等待相對縮短。

     涂片染色是較快且有效的顯微鏡檢手段。涂片制備有幾種方法:血涂片的一種制備方法是將一小滴血液滴到載玻片的一端,迅速涂成一個薄層。作血涂片的血液應含有抗凝劑,如EDTA,草酸或檸檬酸。用肝素作為抗凝劑可引起血涂片染色后產生粉色背景,故不建議用于血涂片制作,除非無其它抗凝劑可用。壓跡涂片的制備是用組織(如肝臟,肺臟,腦組織,淋巴結等)表面輕觸載玻片,留下痕跡。較厚的涂片制備是用載玻片一端輕刮組織表面如腸粘膜,用另一載玻片擠壓所取得的粘液后,迅速將兩載玻片向相反方向拉動,可得到兩張涂片。這種較厚的涂片制備也適用于對膿液,關節液,精液等的顯微鏡檢。

    一般情況下,每種組織或液體都應準備兩張涂片。這樣便于以不同染色方法處理。即一種是吉姆薩染色,另一種是革蘭氏染色。賴特染色法(Wright's stain)常會有很多沉淀留在涂片上,效果遠不如吉姆薩染色好。吉姆薩染色后的涂片色彩鮮明,而且沒有沉淀。迪夫-快克( Diff-Quik )染色法用于血液學研究效果很好,但成本很高,且除了比吉姆薩法速度快以外,并無其它優越之處。美藍染色法與吉姆薩法相比,相對較差,這是由于經美藍染色后的涂片,視野中的所有成分都呈現深淺不一的藍色。吉姆薩法染色后的涂片,可清楚地顯現出血細胞和紅色的細胞寄生物的不同,能區分白細胞,清楚地現出球蟲形狀以及染色后的細菌。經吉姆薩或迪夫-快克染色后的球蟲呈現藍色并有紅色的核區;細菌則被染成深藍色;革蘭氏陰性和陽性菌的染色沒有差異,除非進行革蘭氏染色。革蘭氏染色后的細菌清晰可見,很多情況下通過觀察革蘭氏染色效果,可立即判斷出問題的起因。所以革蘭氏染色法十分有用。關于革蘭氏染色液和吉姆薩染色液的配方可在一般標準參考書中查到。在革蘭氏染色過程中,稀酚紅是比堿性番紅更好的復染劑。作為脫色劑,乙醇和丙酮以60:40 混合液比單純95% 乙醇效果更好。

    血瓊脂培養基和麥康凱培養基應在微生物學工作中常規使用。我們發現,在血瓊脂培養基中添加5%腦心湯作為血瓊脂培養基的基質可獲得最好的培養結果。腦心湯不便宜,但比普通營養瓊脂更能為比較挑剔的微生物,如硫醇依賴性鏈球菌,提供更好的生長條件。麥康凱培養基培養結果可幫助我們進行快速的區別和鑒定。所以每一樣品都應準備一個血培養基和一個麥康凱培養基。對那些正常情況下很少細菌生長的組織,如腎臟,肝臟和脾臟,培養時可將培養皿分兩部分使用;我曾經見過有的實驗室技術員為節省培養皿或培養基,將一個培養皿劃作6 個區域使用,這種做法,應極力避免。如果考慮到為取樣所付出的時間和努力,以及獲得很好的獨立菌落的重要意義,對每一樣品使用單獨的一個血培養基和一個麥康凱培養基,而不是將平皿分區使用,將更有意義。如果懷疑豬副嗜血桿菌或胸膜肺炎放線桿菌時,還應準備NAD源(即V-因子)。這可通過在平皿上用葡萄球菌劃線,或用V-因子板,也可在基質中添加0.5%酵母浸膏而實現。血液可來源于馬,綿羊,;蛲米,一般不用豬血,除非是未吃到初乳的新生仔豬或胎豬(這種血液來源非常好)。兔血較易制備,因為兔子比較耐受心臟穿刺采血。采血時一般每 912 毫升血液需加1 毫升2 % 的檸檬酸鈉作為抗凝劑效果很好,但此抗凝劑必須在使用前進行高壓消毒。微生物學培養基以及玻璃器皿均應以高壓消毒鍋在121 15 psi or 0.11 mPa 壓力)消毒15 分鐘,應避免過度加熱,因為過熱會破壞培養基。平皿應在3739℃(豬體溫為39.2℃)下培養,2448小時后檢查培養結果。一些生長緩慢的細菌如棒狀桿菌可能需要3648小時,而大腸桿菌只需812 小時就可見其生長。對細菌的鑒別可通過其菌落特征,革蘭氏染色反應和生化特性而定,獸醫微生物實驗室應該準備有關的參考資料或參考書,以提供必要的細菌鑒別方面的指導。

    國內很多微生物實驗室,甚至在一些豬場的實驗室,都能見到超凈工作臺或其它類似工作箱。盡管這是一些很好的設備,可他們占用很大空間,笨重而且有噪音,用起來不方便,更重要的是通常都不需要。在美國的常規獸醫診斷實驗室很少見到類似的設備,在中國也確實不必要。我建議豬場將寶貴的資源用于購買更有用的設備和儀器。在一間沒有賊風的房間里,一個潔凈的工作臺就可為獸醫微生物工作者提供很方便而舒適的工作環境。豬場普遍使用的紫外燈也僅能作為消毒設施的擺設,因為這些紫外燈根本不能殺滅任何細菌(可自己作一試驗證明之),更不能提供無菌的工作環境。為觀察培養結果方便,應在工作臺上配備一盞臺燈。

    抗生素的敏感性檢驗可利用標準的浸潤紙板,根據科比-鮑爾氏紙板擴散法進行。此法在許多臨床微生物學的參考書中都有介紹,可簡便快速地估計出細菌分離物對抗生素的敏感模型。但該法僅限于那些有現成紙板可用的抗生素或抗菌素,而一些抗菌素如太樂菌素,喹乙醇,卡巴氧,泰妙靈等則很難找到可直接使用的藥敏紙板,這成為該法被應用的主要限制因素。另外,該法的缺陷還在于不能提供抗生素的最小抑制濃度(MIC)。

    試管稀釋法藥敏試驗不僅可確定抗生素對微生物的最小抑制濃度,而且可進行抗菌產品的質量檢驗。實踐中我們已經發現即使是同一種抗生素,不同生產廠家生產的產品使用效果之間有很大的差異,我們還發現有些產品質量很好,有些則很差,很可能市場上還存在假冒產品。

    簡化的試管稀釋法可使用96孔(8×12)的微量滴定板取代大量的試管。每種所檢驗的抗生素均可設定812個稀釋梯度濃度。這些梯度濃度的稀釋液將被加入已加有腦心湯培養基的各孔中。滴定板和微量移液管都不能耐受高壓消毒,但用95%的乙醇充分浸泡15分鐘后,乙醇蒸發,平板及移液管的表面即可達到充分干燥消毒的效果。

    簡化的試管稀釋法與簡單的科比-鮑爾氏法相比,平板和抗生素稀釋液的準備工作既乏味又耗時,但檢驗結果以及所獲得的信息值得付出額外的努力。具體做法是,先于各孔中加入150 ul 腦心湯培養液,再在各列第一排各孔中分別加入50 ul 濃度為256 ug/ml 的各抗生素溶液,然后連續依次分別取各列上一孔中的50 ul 溶液加入下一孔,產生由64 ug/ml 0.004 ug/ml ,稀釋倍數為4 的抗生素系列梯度濃度。根據需要改變稀釋倍數,可獲得更精確或粗略的最小抑制濃度(MIC)以及或寬或窄的有效濃度范圍。接著用 0.5 麥克法蘭濃度標準化的各種所檢測的有機物培養液 10 ul 接種到滴定板上,在3739℃下培養1215小時后檢查培養結果。檢查時可將平板置于深色(黑色)物體表面上,觀察有無細菌生長。最小抑制濃度低于 4 ug/ml 的抗菌素可認為“敏感”或“可用”,而其它最小抑制濃度高于 4 ug/ml 者則認為“有抗藥性”或“無用”。由此最小抑制濃度,可估計出適當的治療劑量。

    抗菌藥物敏感性檢測的其它方法包括:飼喂或注射某種特定抗菌藥物,然后采集血液或組織樣品,將血樣(全血或血清)稀釋后檢測微生物活性;組織樣勻漿后稀釋,或僅取小塊組織,置于瓊脂培養基表面按類似科比-鮑爾氏法檢測。這種技術可提供關于微生物生物活性及分布的情況,可用于解釋為什么有些治療方案不能奏效的原因。

     血清學檢測法

     當豬體內有針對豬常見或重要病毒病的抗體時,血清學方法是主要的檢測手段。在美國,即使是大的豬場,也很少有酶標儀(ELISA)。一些地區甚至不允許豬場自己對一些豬病進行血清學檢測,而且對ELISA的試劑盒加以嚴格的控制。中國的情形不同,許多大豬場都有自己的酶標儀,可以進行許多血清學檢測。

    a) 偽狂犬病 有兩種試劑盒可用于偽狂犬病的檢測。一種用來檢測針對偽狂犬病病毒的抗體,不能區分疫苗毒和野毒,這種試劑盒稱作普查試劑盒。另一種則專門用于檢測針對偽狂犬病病毒體內某種糖蛋白的抗體,稱作鑒別試劑盒。最常用的鑒別試劑盒是 gI gE試劑盒(gE是糖蛋白I,即gI的新名稱)。如果16周齡未感染偽狂犬病病毒的豬用基因缺失苗(缺失 gE gI)進行免疫,其所產生的抗體用普查試劑盒即可檢出陽性,但用gE鑒別試劑盒檢測則為陰性。感染偽狂犬病的豬所產生的抗體無論用普查試劑盒還是鑒別試劑盒都可檢測出來;哺乳仔豬吃到感染偽狂犬病的母豬的初乳后所產生的抗體可用兩種試劑盒檢測出來,但這種豬在數周內會對偽狂犬病有抵抗力,而且在到達16周齡前用普查法或鑒別法檢測均為陰性。

    免疫注射偽狂犬病疫苗后產生的抗體量或用普查法未檢測到抗體滴度,不能說明疫苗注射的成功與否。Boersma 等(1998)曾觀察到,“┄仔豬特定血清中的抗體滴度與其對偽狂犬病的保護力無相關┄”,這與1993McCawXu,1994Kit 等,以及其它研究者的發現結果一致。

    偽狂犬病免疫計劃的成功取決于豬對病毒攻擊性的抵抗力。當豬面臨足夠量的病毒攻擊時,無論抗體滴度高低,免疫過的豬仍有可能感染偽狂犬病。野生條件下豬所面臨的病毒暴露情形不一,但現代養豬生產中,通過管理手段控制生長肥育階段豬的病毒暴露水平,在控制偽狂犬病過程中與免疫計劃同等重要。

    在華南,偽狂犬病屬于地區性疾病,而且在冷濕的氣候條件下其病毒可通過空氣傳播數公里遠,各豬場都應對偽狂犬病進行預防免疫。

    未免疫的豬群或豬個體,不管用普查法或是鑒別法,均可檢測出豬是否感染了偽狂犬病病毒,感染豬在感染710天時即可產生ELISA可檢測到的抗體。

    一個群體如果只對母豬,而沒有同時對小豬進行偽狂犬病的免疫,則對 1626周齡的生長豬用普查法進行檢測的結果可以說明群體中病毒的活動情況。在免疫過的母豬群體中進行母豬偽狂犬病抗體水平的普查沒有任何用處,檢測結果也不能說明任何問題;如果是對母豬和仔豬都進行過免疫注射,進行抗體水平的普查也沒有什么意義;如果豬群正在發生偽狂犬病感染,對生長豬進行大范圍的抗體水平普查,可能會有意義,因為豬感染后的抗體滴度將顯著高于疫苗所產生的抗體滴度。但既然一種更先進的使用鑒別試劑盒和基因缺失苗進行抗體水平檢測的技術已經可以利用,這種普查試劑盒的使用就沒有優勢可言。

    如果用gEgI)基因缺失標記的疫苗對豬進行免疫,豬將不會產生針對gE糖蛋白的抗體而保持陰性;吃到感染母豬初乳的仔豬可從母乳中得到抗gE抗體,并在母源抗體消失前,鑒別法檢測中呈現陽性。偽狂犬病母源抗體最長可持續15周。感染母豬哺乳的仔豬到16周齡時如果未感染偽狂犬病病毒,可轉為gE陰性;如果16周齡后體內有gE抗體的豬證明已感染偽狂犬;在慢性感染偽狂犬病的豬群中,豬6周齡前有gE抗體,一般不是感染引起,而是母源抗體所致;715周齡有gE抗體的豬可能是或不是感染引起的,而16周齡以后的豬的gE抗體一定要重復檢測,以確定群體中的偽狂犬病發病狀況。

    如果用IDEXX試劑盒檢測gE抗體,其結果是以S/N之比表示的,即低值表示陽性,高值表示陰性。但如果能用高值表示陽性,低值表示陰性,則演示起來更方便,而且更自然和直觀。用1減去S/N1S/N),其值將隨著抗體水平升高而升高,抗體水平降低而降低,小于1的值以0代替。這樣的結果很容易用圖形軟件或圖紙作圖,即以年齡為橫坐標,將血清抗體檢測值作為縱坐標,可很清楚地反映出群體中的疾病狀況。

    在慢性感染群體,周期性檢測母豬抗體,即使用gE試劑盒,也并無特殊意義,除非正在引進陰性的后備母豬,可通過檢測發現并淘汰感染母豬。如果母豬群所在場中只有母豬和仔豬,沒有生長豬,且正在使用陰性后備母豬更新母豬群,并能定期對母豬群進行常規免疫,母豬群將以與年淘汰率相等的速度逐步轉化為gE檢測陰性群體。所以要想使群體轉為陰性,則只需找出并淘汰gE陽性母豬即可。這是對這種檢測方法的有效利用。

    如果群體感染了偽狂犬病,但能對未明狀態的生長肥育豬進行過免疫,則可利用gE檢測方法找出免疫過的豬是否保持陰性或病毒仍活躍地存在。生長肥育群體中陽性個體的存在表明豬群的周轉方式(轉為全進全出)需改變,以及免疫程序需完善(改為鼻腔接種后結合肌肉注射進行強化免疫)。這是對鑒別檢測法的合理利用。

    如果要將已感染群體轉為陰性,或一個陰性群體打算從外面引入超過16周齡的公豬或后備母豬,而這些豬來自偽狂犬病感染區域并進行過免疫注射,則可對其進行gE鑒別檢測法檢測。結果為陽性的就應拒絕引入并出售屠宰。這是對這種檢測法的重要應用。

    一個已感染偽狂犬病并處于早期凈化階段的群體,如果自繁后備母豬,且后備豬群體中多數為陰性個體,但有少數個體在生長階段感染偽狂犬病,若想只選留陰性個體,則需在gE檢測的同時堅持免疫計劃,淘汰所有陽性個體,3周后重復檢測,若仍有陽性個體,則應考慮全群淘汰或再3周后再次全群檢測。

    在偽狂犬病感染地區或一直進行免疫的群體,普查法檢測很少有用,尤其對慢性感染并打算凈化的群體則根本無用,而鑒別檢測法對監測病毒凈化計劃的執行進展則十分有用。

    b) 經典豬瘟 由于其免疫力是抗體介導的主要由病毒包膜中E2,E1和恩氏蛋白(Erns)引導的,經典豬瘟病毒與偽狂犬病病毒有很大不同,F在已有含缺失恩氏蛋白的病毒的亞單位疫苗,且在對經典豬瘟的鑒別疫苗中顯示有效。但這種疫苗目前在中國還沒有,且無像偽狂犬病苗那樣的基因缺失苗方法可供進行鑒別檢測。目前用于經典豬瘟免疫的是弱毒苗。當對血清陰性的豬只以這種弱毒苗進行適當免疫時,可產生終生免疫力。野毒感染時field situation,,免疫過的豬所產生的免疫力可干擾疫苗作用,此時,對疫苗的正確使用和操作相當重要。盡管疫苗已使用很長時間,這種病仍在中國存在。關于經典豬瘟爆發的報道時有所聞,表明該病毒不僅存在,而且相當活躍。

    對已經有免疫力的母豬所需要的可產生強化效果的弱毒苗的免疫劑量仍是問題。由于對經典豬瘟的免疫力完全由抗體介導,在免疫前和免疫后監測其抗體水平在經典豬瘟是很有用的技術。來自初乳的對經典豬瘟的母源抗體可持續到生后5周,對不同年齡免疫過的豬進行不同時期的抗體水平監測可提供關于免疫時機的有用信息。

    最后,據認為許多經典豬瘟引起的疾病是由低毒力毒株引起,很多情況下,人們并不能確定群體是否感染了經典豬瘟。如果要知道群體是否帶有經典豬瘟病毒,相對簡單的檢測方法是選一頭未免疫過且有標號的閹公豬作為哨兵豬。當其感染了低毒力經典豬瘟病毒時,該豬不會死亡,但其血清型將發生轉變,成為陽性,這就提供了關于群體中病毒存在狀況的珍貴信息。

    有人會認為這樣將某一頭豬特意不進行免疫作為哨兵的做法是一種冒險。實際上,一個大的群體中選一頭作為哨兵豬比例并不高,風險也不會大,尤其對大的群體而言,經常會發生某些個體被粗心漏免或由于交叉寄養而將免疫過和未免疫過的豬混淆等類似的情況。

    c) 藍耳病  對藍耳病的檢測已有靈敏準確的ELISA試劑盒方法。陰性群體應嚴格檢測新購入的公母豬,確保這些動物不會將病毒引入群體。慢性感染豬群,應在保育階段監控豬的藍耳病抗體水平,以據此制定疾病控制策略。已感染藍耳病的群體只能引入具有藍耳病抗體的公母豬,這可通過自然感染或人工免疫實現。

    d) 其它ELISA檢測 如果豬場有酶標儀,可以購買一些試劑盒,用以檢測真菌毒素,及各種飼料添加劑包括β-興奮劑,以及檢測激素等。

    飼料原料經?赡鼙桓鞣N真菌毒素污染,如黃曲霉毒素,玉米赤霉烯酮和念珠鐮孢霉毒素等,常規檢測飼料及飼料原料中的真菌毒素可避免由此引起的健康問題及生產水平下降等問題。

    各種激素如雌激素和黃體酮的ELISA試劑盒可用于檢測發情周期活動狀況或母豬是否妊娠。盡管此法可為解決一些繁殖障礙問題提供可靠信息,但作為常規操作則不切實際。

     生化和血液學檢測

     豬體內各種可以檢測的生化及血液學指標中,對豬場實驗室來說,可行并具有實際意義的指標則很少,如血紅蛋白,血液尿素氮(BUN)和血清葡萄糖。

    血紅蛋白通常以比色法檢測,紙板比較法不是很準確,但可用于診斷嚴重貧血。手持式血紅蛋白計數器很有用,也有其它一些更精確,但更費力和復雜的方法。豬場存在的一般會引起貧血的原因有:沒有補鐵,附紅細胞體病,慢性細菌性感染和胃腸潰瘍。葉酸的營養性缺乏以及慢性蛋白質缺乏可導致母豬貧血。有時候,僅憑觀察難以判斷豬是否真正貧血,此時需要檢查血紅蛋白水平。斷奶仔豬的正常血紅蛋白水平應為1012克%(即平均每100毫升血液含血紅蛋白11克,或每1000毫升血液含血紅蛋白110克);生長豬的正常血紅蛋白水平為1113%克,母豬則介于1114克之間。平時對豬場情況注意觀察,并檢查血紅蛋白水平很有意義,如果發現豬群出現低血紅蛋白現象,則隨著血紅蛋白水平的提高,生產性能會有改善。

    血液尿素氮(BUN)被認為更準確但不方便。血漿尿素氮(PUN)或血清尿素氮(SUN)作為反映腎臟功能的指標,經常用于人類醫學實踐中。而血清中的尿素水平可用于反映豬的蛋白質 / 氨基酸營養是否充分。BUN水平在豬體內變異很大,尤其當豬被限制飼喂時。不過通常當生長豬蛋白質營養缺乏時BUN水平較低,而蛋白質過量以致于大量比例的氨基酸被降解(脫氨)時,其中的氮素會轉化為尿素而使BUN升高。BUN同樣可用于反映日糧中的氨基酸是否平衡,即采食不平衡日糧的豬的BUN會較高,且當這種不平衡被修正時BUN會降到最低水平。BUN的正常值很大程度上與日糧組分有關。當BUN低于6毫克/100毫升時,應考慮蛋白質缺乏的可能性;如果蛋白質嚴重缺乏,同時見有豬的咬尾現象時,BUN可能低到接近0的水平。如果BUN值升高,介于1525毫克/100毫升范圍時,很可能表明氨基酸過量或不平衡;極高的BUN,高于50 則表明可能出現腎臟疾。BUN的新單位是毫摩爾/升,轉化為舊單位毫克/100毫升時,只需將其乘以1.4即可)。BUN的最好應用在于研究分性別飼養和階段飼養對豬的影響,可在各日糧階段的開始和結束時分別檢測公母豬的BUN水平。

    血清葡萄糖水平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能量臨界缺乏的豬的日糧能量攝入量。比如斷奶豬,處于冷應激狀態下的豬以及瘦肉型豬被過度限制飼喂時!罢!钡难迤咸烟撬綉獮90110毫克/100毫升(新單位毫摩爾/升轉換為舊單位毫克/100毫升時,需乘以18)。

     總結

     對一個大型現代化豬場來說,相對簡單且投資小但可發揮作用的場內獸醫診斷實驗室可為豬場提供大量及時準確有價值的信息。我們不能期望場內實驗室完成所有可能的診斷過程,但許多過程可在場內實現,結合更進一步的投資用于培訓,購買儀器設備和引進人才,可完成項目會更多。當面臨困難,不常見或困惑的診斷時,以及為保證診斷質量考慮,可利用大學和地區性實驗室,以建立或確定診斷。

    <![endif]>

    References:

     Backstrom, L., Johnson,  E. W, Memon, M., and Hoefling, D. 1980. Diseases in swine        recorded by post-slaughter checks at a slaughterhouse in West Central Illinois.  

             Proc Int Pig Vet Soc 6:359.

     Boersma WJ, Van Rooij EM, Scholten JW, Zwart RJ, Kimman TG, Bianchi A,  1998,

             Silent memory induction in maternal immune young animals. Vet Q 1998;20         

             Suppl 3:S89-92

     Chanchee, C.  2000.  Swine Disease-Idexx Y2000 Far East Seminar, Clark Field,     Philippines.       Idexx Corporation, USA.

     de Smit, AJ.  2000.  Classical Swine Fever.  Efficacy of Marker Vaccines and Laboratory          Diagnosis.  PhD Thesis, Utrecht, the Netherlands. 185 p.

    Friendship, RM, JH Lumsden, I. McMillan and MR Wilson.  1984.  Hematology and         Biochemistry Reference Values for Ontario Swine.  Can J Comp Med 48: 390-393.

     Kit S, Kit M, McConnell S, Lawhorn B  1994.  Development of active immunity in newborn       pigs with colostral antibodies by vaccination with gIII-deleted PRV.

             Acta Vet Hung 1994;42(2-3):319-30

     Kluge, JP, GP Beran, HT Hill and KB Platt. 1999.  Pseudorabies. In, Diseases of Swine,      B.     Straw, etal, Eds.  Iowa State University Press, Ames.

     McCaw MB, Xu J. 1993.  Protection against pseudorabies virus infection by intranasal        vaccination of newborn pigs.  Am J Vet Res 1993 Apr;54(4):527-33

     Nauwynck HJ, Labarque GG, Pensaert MB  1999.   Efficacy of an intranasal immunization with         gEgC and gEgI double-deletion mutants of Aujeszky's disease virus in maternally pigs and the effects of a successive intramuscular booster with commercial vaccines Zentralbl      Veterinarmed [B] 1999 Dec;46(10):713-22                       

     Quinn, PJ, ME Carter, B. Markey and GR Carter. 1998.  Clinical Veterinary Microbiology.         Mosby. 648 p.

     來源:豬病新干線  作者:E. Wayne Johnson 博士 
    告訴QQ/MSN好友】【我要糾錯】【頂 部】 【收藏此頁】【打印】【關閉
    >>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歡迎您發表評論——強烈建議 注冊 發表評論
    正在載入評論數據中...
    用戶名: 驗證碼: 游客請勾選
                
    本站提供:豬病新干線網是國內最專業的豬病交流網站,下設有豬病咨詢,養豬行情,豬病疫情,豬病圖片,豬病圖譜等欄目,豬病新干線—為中國養豬業保駕護航。
    本站關注:豬病大全,豬病圖片大全,豬病庫,豬病防治大全,常見豬病有哪些,流行的豬病,豬病學
    建議您使用1024×768 分辨率、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7.0瀏覽器以獲得本站的最佳瀏覽效果
    版權所有·豬病專業網 Copygight © 2003-2014 zbxgx.com All Rights Reserved.ICP備案:京ICP備05006501號
  • 12321網絡不良與垃圾信息舉報受理  
  • 北京市公安廳信息網絡安全報警服務網站  
  • 12321網絡不良與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


  • 澳洲快3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