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豬病新干線
    一個高藍陰性豬場爆發“高熱病”的綜合防治
    http://www.dzyan360.cn | 時間:2011-09-07 07:49:00 | 關注人次[] | 字體設置:

     冷和平1,2 溫育銘2 羅瑞國2

    1 華南農業大學獸醫學院(510642)  2 珠海市那洲豬場(519085)

    2007年4月28日,農業部發文指出:2006年夏秋之季,我國部分地區爆發生豬“高熱病”疫情,“主要是由高致病性藍耳病引起[1]!

    誠然,很多豬場的“無名高能癥”,可能的確是由高致病性藍耳病引起,但越來越多的事實證明:有些爆發“無名高熱癥”豬場,并沒有高致病性藍耳病。如果我們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高致病性藍耳病這一焦點問題上,豬場一出現“無名高熱癥”,就濫用高致病性藍耳病疫苗,甚至對生產完全正常的豬場,也強制高致病性藍耳病免疫,不但有可能誤導豬場,耽誤疫病防控時機,使損失擴大,甚至可能產生完全相反的效果,正如農業部種豬質量監督檢驗測試中心某技術專家所言:“一開始我對農業部推出的新型藍耳病疫苗抱有很大的希望,但是目前的情況是這個疫苗用到哪里,哪里出問題 [2]!

    2006年夏初,珠海市某規;i場(800頭生產母豬)也曾爆發過“無名高熱癥”,并造成嚴重損失。其流行季節和癥狀,與當時其他各地流行的“無名高熱癥”,具有高度相似性;事后經實驗室回顧性檢驗,普通藍耳病抗體陽性率80%,高致病性藍耳病抗原陰性。該場沒有使用過任何形式的藍耳病疫苗,而是通過其他途徑,使“無名高熱癥”得到有效控制。其發病經過及相應防控措施具體如下:

    1. 發病經過

    5月18日臺風“珍珠”登陸后,珠海市開始了連續十多天反常的低溫陰雨天氣。5月24日,該場保育小豬開始出現群體性(發病率80%)高熱癥狀,飲水、飼料加藥,保育小豬全群肌肉注射抗生素和解熱鎮痛藥等緊急措施無效,從第7天開始,出現大批死亡(發病死亡率70%)。7月中,疫情進一步蔓延,哺乳小豬群發性高熱,發病率50%,死亡率30%;中豬散發性高熱,發病率15%,死亡率8%。8月初,母豬群相繼散發性高熱,發病60頭,死亡8頭。

    8月上旬,在加強附紅細胞體和流感防治后,疫情局部改善,保育舍成活率80%。9月中,通過強化隔離措施,并開始使用一些新型抗生素,使隔離豬成活率達到80%,健康豬成活率94%。10月初,重點轉向副豬嗜血桿菌和鏈球菌的防治,10月下旬,全場推廣使用自場分離的副豬嗜血桿菌和鏈球菌自家苗免疫,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產房哺乳小豬成活率94%,保育舍小豬成活率98%。

    產房和保育舍改善后,中豬(12-15周齡)的高熱癥狀雖然已經消退,但生產仍一直不很穩定,成活率只有95%(個別月份只有92%),主要表現為喘氣和頑固性腹瀉。直到今年5月,恢復使用自家組織苗后,才得到徹底改善,成活率達到98%。自此,全場生產恢復到比發病前更好的水平。2007年全年統計,該場經產母豬頭均生產合格商品肉豬18.83頭,創該場歷史上最高水平。

    2. 臨床癥狀

    高熱和皮紅:保育小豬群體性高燒(40.5oC-42 oC),持續不退,退燒藥退燒后約4小時又繼續高燒。全身皮膚發紅,精神沉郁,畏寒打堆,飲欲、食欲廢絕,昏睡不醒。中大豬及母豬散發性高燒癥狀,中大豬偶見皮紅,母豬不見皮紅(如圖1a-c)。

    呼吸癥狀:所有發病豬都有呼吸癥狀。前期呼吸急促,腹式呼吸;臨死前呼吸細弱無力,狀態極度萎靡,個別病豬(約5%)臨死前流鼻腔流出粘稠的鼻液(如圖2b),有的病豬后期又拉又喘。

    神經癥狀:小豬和中大豬神經癥狀約占發病豬30%。有的突然倒地,四肢游離呈劃水狀,有的后肢無力,站立不穩(如圖5e, g)。發病死亡的8頭母豬,全部出現該場罕見的神經癥狀,站立不穩,橫沖直撞,最后全身抽搐,直至死亡。

    圖1 保育、哺乳小豬發病過程 

    圖2 呼吸道癥狀及病理變化

    消化道癥狀:約50%的發病豬后期出現腹瀉;病豬康復后,80%繼發腹瀉。糞便顏色不一,有的拉鮮黃色粘稠狀稀糞,有的糞便帶血,有的拉黃褐色水樣糞便,有的糞便帶渣。吐血癥狀偶見。待產母豬進產房2-3天后開始便秘,拉球狀糞便,嚴重者糞球表面附著暗紅色帶血粘液,個別母豬水樣腹瀉(如圖3)。

    表觀癥狀:所有發病豬全身性淋巴結腫大,以腹股溝淋巴結腫大最為明顯,嚴重者大如雞卵(如圖5a)。部分發病豬后期皮膚蒼白,貧血(如圖1d, 圖6b)。有的病豬后期皮膚變青、發紫,腹股溝、背部、耳背可見密集的紫色出血斑點(如圖1e, 圖6c)。

    化膿和眼結膜炎:部分病豬結膜潮紅,充血,流淚;保育小豬群體性黑眼圈。嚴重者結膜流膿,上下眼結膜粘連(如圖6a)。到2006年12月份才發現,幾乎所有耐過的發病豬,都有關節腫大或其他部位惡性膿腫,解剖經?梢姷侥撃[延伸到骨骼,開始以為與病豬打針過多有關,后來發現膿腫的部位分布多種多樣,與注射部位并沒有本質聯系(如圖6e-h)。



      圖3  消化道癥狀,病理變化及吐血、拉血和胃潰瘍的關系(a, b, c為同一頭病豬)



      圖4 心血管和腎臟病理變化

    母豬繁殖障礙:流產,死胎、木乃尹增多。 產后高燒、無奶,.特征性的表現是母豬產期延遲,有的超預產期7天以上。小豬初生體重小,產后精神狀態差,無力吸奶。最早見3天發病,常整窩高燒,呼吸急促,腹式呼吸,昏睡不醒,繼而頑固性腹瀉,脫水,四肢無力,站立不穩或四肢游離,最后衰竭死亡。.

    3. 病理變化

    消化道:100%病豬都有胃潰瘍或胃出血病變。解剖發現:皮膚蒼白,是由胃出血引起。腹瀉癥狀分為兩類:第一類包括鮮黃色粘稠狀糞便、黃褐色水樣腹瀉及血便,其特點是頑固性腹瀉,又拉又喘,任何抗生素都無療效,最終都以死亡告終。解剖這類病豬,其糞便、嘔吐物與胃內容物高度一致,可見這類腹瀉與腸道病變無關,是由胃部潰瘍及胃出血直接引起(如圖3a-c)。第二類主要是稀糞帶渣的情況,以康復病豬發病為最多,抗生素有一定療效,解剖一般可看到沙門氏桿菌病變,是由于發病豬消化道功能紊亂,繼發沙門氏桿菌所引起。

    呼吸道:肺部形態不一,大部分病豬肺顏色蒼白。以出血性肺炎為主,臨死病豬肺部多萎縮、實變,間質性肺炎較常見,偶見間質嚴重水腫及花斑狀肺。氣管、支氣管粘膜充血,偶見粘液增多(約10%)現象(如圖2)。



        圖5 神經和免疫系統

    心血管和腎:100%病豬心包積水,心肌變脆,柔軟無力。嚴重者心肌與心包粘連,無法剝離,如熟肉狀。絨毛心亦常見,心肌表面出血點(如圖4b-e)偶見。腎表淤血,質地變脆,偶見出血點。嚴重者整個腎臟黑色(如圖4f, g)。



        圖6 敗血和化膿癥狀

    神經系統:以顱腔積水、腦出血及充血為主,偶見腦膜增厚、充血出血(如圖5e, h)。

    脾臟和淋巴結:全身性淋巴結(以腹股溝淋巴結最明顯)腫大、充血和水腫,切面外翻。脾腫大2-3倍,邊緣常見梗死灶,嚴重的整條脾臟變藍黑色(如圖5a-d)。

    敗血癥狀:所有病豬都有敗血癥狀,腹腔皮下靜脈凸露,變藍紫色。嚴重者皮下出血,腹腔皮下密布紫黑色出血斑點(如圖6c, d)。

    4. 實驗室檢驗結果

    疫情爆發期間,該場曾做過大量實驗室檢驗,與疫情有關的檢驗結果如下:

    4.1 藍耳。07年7-8月):共送3批病弱豬(每批5頭)內臟及1批病弱豬血清10份。血清藍耳病抗體陽性率80%(8/10)。第1批5頭病料混合后,PCR檢測高致病性藍耳病抗原陽性;第2批5頭病料同一實驗室逐頭作PCR檢驗,普通藍耳病抗原1頭陽性,未檢出高致病性藍耳病抗原;第3批5頭病料及10份血清送另一實驗室作PCR檢測,未檢出高致病性藍耳病。

    4.2 PCV-2(07年4月):血清抗體陽性率100%(母豬10頭,后備母豬5頭,保育、中、大豬各5頭);病弱豬病料PCR檢驗,PCV-2抗原陽性率60%(3/5)。

    4.3 偽狂犬:06年8月開始,同一批20頭小豬作疫苗抗體跟蹤:3周齡合格率100%(20/20),4、5、6周齡都是95%(19/20),7周齡94%(17/18),8周齡(進口基因缺失苗免疫后第1周)75%(15/18),10周齡50%(10/17),13周齡0%(0/17)。07年5月,全場偽狂犬野毒和疫苗抗體抽查,隨機抽取各階段豬50頭(公豬,自留后備、3胎以下和4胎以上母豬,6、9、12、15、18、21周齡肉豬各5頭),疫苗抗體100%合格。野毒抗體:公豬、3胎以下及4胎以上母豬,9周齡以下肉豬陽性率全部為零;后備母豬100%(5/5);12、15、18、21周齡肉豬分別是: 0%(1頭可疑),100%(5/5),100%(5/5),100%(5/5)。

    4.4 流感和附紅細胞體(06年8月):隨機抽取保育小豬10頭,8頭H1N1抗體陽性。100頭以上保育舍病豬全血生理鹽水稀釋鏡檢,紅細胞90%以上呈星狀;病豬注射血蟲凈1周后再作鏡檢,紅細胞形態正常率80%以上。保育舍病豬全血涂片,姬姆薩染色鏡檢,未檢出附紅細胞體蟲體。

    4.5 細菌分離和培養:先后15頭發病豬,采實質器官、心包液、關節液作細菌分離,全部都能分離到β溶血性鏈球菌,2頭分離到副豬嗜血桿菌。因條件所限,未做血清型鑒定。

    4.6 攻毒試驗:06年8-9月和07年5-6月,先后進行過8批40頭豬(每批5頭)攻毒試驗。攻毒病料經組織搗碎機搗碎、過濾和生理鹽水稀釋,每1000ml攻毒試劑含病料300g。攻毒豬選經豬瘟、偽狂犬2次免疫的健康豬,嚴格隔離飼養,每天消毒,飼料中添加抗生素防細菌感染。與“無名高熱癥”有關的四次結果如下:第1批(06年8月):病料取自典型高熱癥狀豬,攻毒試劑用青鏈霉素除菌(1000ml加青鏈霉素各400萬單位),每豬左右肌注共攻毒20ml,3頭病料趨于一致,以出血性肺炎為主;第2批(06年8月):病料取自第1批病變一致的3頭豬,除菌方法和攻毒劑量同第一批,均有出血性肺炎病變和疑似副豬嗜和鏈球菌癥狀(關節腫大、跛行);第3、4連續兩批(06年9月):重選典型發病豬病料,改用阿奇星(20ml/1000ml)和血蟲凈(1g /1000ml)除菌,攻毒劑量同前兩批,所有攻毒豬均不發病。

    5. 綜合防治措施

    該場的綜合防治措施,大體分為如下四個階段:

    5.1 流感和附紅細胞體的防治

    由于發病豬癥狀與流感癥狀非常相似,而且當時很多專家都認為是流感。一開始,按流感處理,飲水中添加阿莫西林(100g/m3)、飼料中添加安乃近(300g/T)進行預防。3天后,病情無好轉,越來越嚴重。鑒于發病小豬食欲飲欲廢絕,為克服飲水和飼料加藥的局限,進而組織獸醫對保育小豬全群肌肉注射阿莫西林(20mg/kg體重,1日2次)和氨氨基比林(100mg/豬,1日1次),連用4天。開始2天,病豬注射4小時后,精神略有好轉,但過后繼續高燒;第3天開始,病豬精神狀態越差,并出現大批死亡(發病死亡率70%以上)。

    此后,相關高熱病的報道越來越多,很多專家認為是多種病原的綜合感染,該場曾組織全場加強豬瘟和偽狂犬免疫,但越打疫苗,死豬越多。

    考慮到發病豬全身發紅(附紅細胞體病又稱為紅皮豬),而且顯微鏡下觀察到90%以下紅細胞呈星狀。8月初,開始加強附紅細胞體的防治,飼料中添加阿散酸250g/T,發病豬后臀肌肉注射血蟲凈(5mg/kg體重)治療。后來,實驗室檢測報告顯示,80%病豬H1N1抗體陽性,又進一步對保育小豬全群進行H1N1免疫(初免一次,2周后加強免疫一次)。這一階段措施,使疫情得到局部改善,保育小豬成活率從最初50%左右,提高到80%。

    5.2 藍耳病和圓環病毒的防治

    一直以來,該場都堅持制作自家組織苗,預防藍耳病和圓環病毒。但因病料典型時效果好,不典型時效果差,一般都是用一段時間停一段時間(半年用半年停)。至爆發無名高熱癥時,該場已經連用自家組織苗近半年,效果越來越差。

    為改善自家組織苗的效果,該場曾經嘗試過人工攻毒復制典型病料(攻毒結果參見本文4.6)。前兩批攻毒,雖然病變趨于一致,但并不是典型間質性肺炎,用攻毒豬病料制作的自家組織苗,效果并不明顯。后來兩批攻毒豬,攻毒后根本不發病。根據這一結果,排除了病毒致病的可能,遂停用自家組織苗,重點轉向細菌性疾病的防治。

    5.3 副豬和鏈球菌的防治

    一方面,該場不斷嘗試使用新型抗生素,另一方面,聽從有些經歷過類似情況的豬場技術人員介紹,空出一幢中豬舍,把保育舍所有發病豬全部隔離到該中豬舍飼養,并隨時隔離保育舍病弱小豬,每天消毒,豬欄中丟黃泥和青草,讓病豬自由啃咬。發病豬改用阿奇星治療(每kg體重肌注0.1ml),飼料中改加阿奇環素(每間噸飼料1kg)。這種措施,有一定的成效。隔離病豬的成活率可以達到80%,保育舍健康豬成活率可以達到94%。

    此時,該場于8月份作過副豬免疫的母豬(產前4周每頭母豬免疫海博萊副豬苗2ml,沒有經過初免的母豬產前8周初免)的效果逐步體現出來,產房生產成績明顯有所改善。受此啟發,該場進一步送病豬病料到有關實驗室作細菌分離試驗,結果成功地分離到副豬嗜血桿菌和鏈球菌。但單用分離到的副豬嗜血桿菌制作的自家苗,臨床應用卻沒有顯著療效。后來在自家苗中加入分離到的鏈球菌,首批保育舍306頭試用,成活率達到98%(7/306)。全場進一步推廣應用該自家細菌苗(后來還加入了該場分離到的一種溶血性大腸桿菌),公母豬全部免疫一次(每頭3ml),3周后加強免疫一次。保育小豬斷奶1周后初免(每頭3ml),3周后二免(每豬3ml)。同時,加強保育小豬斷奶后的保健,斷奶后一周內小豬,飲水中加入檸檬酸0.5%。經過上述措施,哺乳仔豬成活率達到94%,保育舍成活率達到98%,優于該場自投產以來歷年的生產水平。中大豬成活率從92%提高到95%,略有改善。

    5.4 圓環病毒的防治

    加強鏈球菌和副豬防治后,中大豬(主要是12-15中豬)散發性皮膚發紅、眼結膜炎和神經癥狀基本消失,但生產一直仍不理想,主要表現為呼吸和腹瀉癥狀,很多病豬后期皮膚蒼白,臨死前又拉又喘,成活率只有95%左右。飼料中加藥(每噸阿莫西林250g+氟苯尼考100g)有一定效果,但停藥7-10天后又復發。曾經懷疑過沙門氏桿菌以及出血性腸炎,但相應的措施一直達不到應有的效果。

    直到今年5月初,個別病豬重又出現典型皮炎腎病綜合癥,解剖病豬經?梢姷湫偷拈g質性肺炎病變。該場根據經驗,及時采集典型間質性肺炎病料制作自價組織苗,中豬全群免疫,同時飼料中添加藥物(阿莫西林250g+氟苯尼考100g/T),4天后停止發病,成活率恢復到98%的正常水平。

    6. 病因分析和綜合討論

    隨著規;B豬的發展,豬場疾病越來越復雜。雖然每次疫病流行,都會有一種主要病因,但因繼發或并發感染,臨床上總是表現出多種癥狀,F在的豬場,就算在健康的豬群中,都可以同時檢測到很多種病原;當疫病流行時,能夠檢測到的病原就更多更復雜。所以,實驗室的結果,經常只能是作為臨床診斷的參考;要對主因作出判斷,都必須經過慢長的臨床驗證過程。然而,生產場為減少經濟損失,只要是懷疑到的病因,都會采取相應措施。所以,經常的情況是:疫情雖已控制,但無法說清究竟是什么病。

    豬“無名高熱癥”,本不是一種新病。從網上查閱有關文獻,發現自期刊資料開始錄入的1977年起,幾乎每年都有豬“無名高熱癥”的病例報道(表1列出了最近10年用“題名=無名高熱”作檢索詞檢索《中國期刊全文數據庫》檢索到的文章數量)。這些文章列舉的“無名高熱癥”癥狀,基本都是大同小異,與近兩年報道的“無名高熱癥”,也有很多共同性;但對于“無名高熱癥”的病因,則一直沒有定論,有的堅持是副豬嗜血桿菌,有的堅持是非典型豬瘟,有的認為是熱輻射病。這些爭論,恐怕還將持續進行下去。

    表1 1998-2007年“無名高熱癥”論文數量

     年份

    論文數量

     年份

     論文數量

     1998

     2

    2003 

     1

     1999

     3

    2004

     3

     2000

     1

    2005 

     6

     2001

     0

     2006

     20

     2002

     1

     2007

     43

    具體到該場曾經爆發過的“無名高熱癥”,是傳統“無名高熱癥”的延續,還是突發的一種新?在此作如下幾點回顧性分析和討論。

    6.1 藍耳病

    如果該場曾經流行過高致病性藍耳病,在沒有經過高致病性藍耳病免疫的情況下,就應該仍能檢測到高致病性藍耳病病原。該場不經過任何形式的藍耳病(爆發時期雖然使用過自家組織苗,但沒有任何效果)免疫,能夠成功地控制“無名高熱癥”;“無名高熱癥”控制以后,藍耳病抗體陽性率高達80%,同樣能維持較高生產水平?梢,該場的“無名高熱癥”與藍耳病無關。

    6.2 圓環病毒

    農業部種豬質量監督檢測中心(廣州)基因檢測室檢測15份“無名高熱癥”病豬血清,結果PCV-2陽性100%、HC野毒抗體陽性35.7%、PR野毒抗體陽性13.3%[3]。PCV2,很可能是“無名高熱癥”一個重要病因,甚至是主要病因。

    這個問題,一度是該場獸醫人員感到很困惑的問題。本來,2006年所作的4個攻毒試驗,已經排除了圓環病毒致病的可能;但到07年5月,中豬重又出現圓環病毒典型癥狀,而且采集典型病變組織制作的自家組織苗免疫效果非常好。以此看來,圓環病毒仍然是一個致病因素,甚至可能是主要致病因素。

    該場“無名高熱癥”被控制后,中豬一直散發圓環病毒病,而保育小豬卻非常穩定,是一個非常奇特的現象。比較該場中豬與保育的飼養條件,差異在于保育小豬飲水及飼料中添加了檸檬酸,而中豬沒有。是否因為檸檬酸對胃的保健作用,或小豬飲用檸檬酸后,抑制機體產生某些促進圓環病毒在體內繁殖的生物活性物質,而使圓環病毒不發?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

    使用自家組織苗的最大煩惱,是自家組織苗使用一段時間后,就找不到典型病料。07年5-6月,該場先后嘗試過3次通過人工感染(前2次分別是肌注和滴鼻,后一次滴鼻加打喘氣苗)復制典型病料,都不成功。后來,在找不到自然發病典型病料的情況下,通過對臨床表現呼吸癥狀的病豬加打喘氣苗或氟氏半佐劑,經常都能找到典型間質性肺炎的病料。這個方法,對豬場有效預防圓環病毒,有一定參考意義。

    6.3 偽狂犬

    衛秀余等人曾經對40個發生“夏季無名高熱癥”的豬場進行過病原體分離鑒定,結果表明“此病是山病毒、細菌和霉菌毒素綜合作用造成的,其中偽狂犬病病毒和鏈球菌是兩種主要的病原體[4]!边@個結果,與該場的情況高度吻合(中豬從12周開始出現野毒抗體,15周后野毒陽性率達到100%),而且野毒感染的時間,與該場“無名高熱癥”控制后連續幾個月中豬發生又拉又喘癥狀的時間(12-15周達到發病高峰)高度一致。但該場曾經試過一批豬(314頭),不打自家組織苗,兩次(8周和12周)用進口偽狂犬疫苗免疫。該批豬到14周左右,同樣發病,加打組織苗后,發病及時停止。

    6.4 副豬嗜血桿菌

    副豬嗜血桿菌的臨床和解剖癥狀(腹膜炎、絨毛心、關節腫大、心包積水),是該場爆發無名高熱癥時期常見的癥狀(圖1f所示的”毛毛豬”,很多人都會認為是藍耳病,但實際上并不是由藍耳病毒所引起,通過加強副豬的防治,這類癥狀可以自然消失),但這些癥狀在該場進行副豬嗜血桿菌免疫以前,也經?梢。在“無名高熱癥”爆發前,該場一直依靠抗生素抑制副豬嗜血桿菌。但是,副豬嗜血桿菌以漿膜炎為特征性病變,藥物在發病部位,很難達到有效的血藥濃度,依靠抗生素治療,永遠得不償失?梢,副豬嗜血桿菌,是該場一直沒有很好解決的問題,與這次“無名高熱癥”的爆發,有直接的聯系(詳見以下討論)。

        6.5 鏈球菌

    從該場防治過程及康復病豬表現的一些后遺癥分析,該場爆發“無名高熱癥”的直接誘因,是鏈球菌。用分離到的鏈球菌和副豬嗜血桿菌制作的自家苗,對控制該場的“無名高熱癥”,起到關鍵的作用。該場曾經送檢15頭病豬,每頭的心、肺和血液中,都能分離到β溶血性鏈球菌;所有曾經發生過“無名高熱癥”的康復豬,幾乎都能看到膿腫的現象。

    該場曾經作過免疫對照試驗,同一批豬(約300頭),一半單打自家副豬嗜血桿菌苗,一半單打自家鏈球菌苗。在單打副豬嗜血桿菌的那一半中,散發出現過5頭紅皮豬,但補打自家鏈球菌苗,并結合抗生素治療后,這5頭豬全部康復。該免疫試驗,證明“無名高熱癥”,與副豬嗜血桿菌,具有很大的相關性。由于副豬嗜血桿菌的存在,加重了鏈球菌造成的心肺功能障礙,降低了抗生素對細菌的抑制效果,從而使“無名高熱癥”損失擴大。

    最近有報道稱:廣西已經分離到9型鏈球菌[5]。該場分離到的鏈球菌是否屬于這個型,有待實驗室鑒定。

    6.6 流感和附紅細胞體

    流感和附紅細胞體確實存在,預防附紅細胞體的措施(母豬產后3天后臀肌肉注射血蟲凈1g),該場到現在仍在堅持使用。但這兩個因素,不是主要因素,可能是一種繼發或并感染。流感疫苗在該場恢復正常生產后,已經停用。但為什么當時注射流感疫苗,又能取得一定成效?赡茉蛟谟诟必i嗜血桿菌存在,非常容易并發流感。加強流感防治,減少了并發感染。

    參考文獻:
    [1] 農業部關于做好2007年豬病防控工作的通知. 農醫發[2007]10號
    [2] 越威 胡亞柱 彭進:疫苗效果缺乏公正評價標準——藍耳病疫苗再惹爭議. 南方農村報 2007(4690):1
    [3] 鄧仕偉  汪勇  薛春芳:豬“無名高熱”研究進展.獸醫導刊 2007 114(2): 25-26
    [4] 衛秀余 余紅梅 李維紅:40個發生“夏季無名高熱癥”豬場的病原體檢測. 豬業科學 2006(7):P60-61
    [5] 廣西分離到豬鏈球菌9型. 養豬 2007(4):72

     來源:廣東養豬業  作者:冷和平1,2 溫育銘2 羅瑞國2 
    告訴QQ/MSN好友】【我要糾錯】【頂 部】 【收藏此頁】【打印】【關閉
    >>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歡迎您發表評論——強烈建議 注冊 發表評論
    正在載入評論數據中...
    用戶名: 驗證碼: 游客請勾選
                
    本站提供:豬病新干線網是國內最專業的豬病交流網站,下設有豬病咨詢,養豬行情,豬病疫情,豬病圖片,豬病圖譜等欄目,豬病新干線—為中國養豬業保駕護航。
    本站關注:豬病大全,豬病圖片大全,豬病庫,豬病防治大全,常見豬病有哪些,流行的豬病,豬病學
    建議您使用1024×768 分辨率、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7.0瀏覽器以獲得本站的最佳瀏覽效果
    版權所有·豬病專業網 Copygight © 2003-2014 zbxgx.com All Rights Reserved.ICP備案:京ICP備05006501號
  • 12321網絡不良與垃圾信息舉報受理  
  • 北京市公安廳信息網絡安全報警服務網站  
  • 12321網絡不良與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


  • 澳洲快3登录